老余的博客

关注一系列虚头巴脑的事情,从证券投资到时间旅行

可在msn上玩的英国多人游戏:谁是吸血鬼

404bc7ed9bbe82d5be4a5

游戏的产生背景

吸血鬼(vampire)的传说在西方世界历史悠久且极具传奇性。早在古希腊和罗马时代,就有关于妖魔饮食人血增强法力的传说。进入中世纪后,这些吸血妖魔的传说逐渐演变成了吸血鬼。吸血鬼靠吸食人类和动物的血生活,非常注重血统,数量一直都很少,狼人和野蛮人是吸血鬼的忠实仆人。据资料记载,当时欧洲大陆出现了很多坟墓里的尸体自我吞食和爬出坟墓吸食人血的新闻,被认为是吸血鬼的出现,引起了人们对吸血鬼的恐惧和好奇,相关的宗教和医学研究也随之展开。

(上图:中世纪以前人们想象中被吸血妖魔伤害后的人类)

1731年,在今天南斯拉夫境内的一名军医Fluckinger调查了当地的有关吸血鬼的传说和真实事件,并编纂了一本《见闻与发现》,呈交至当地的军事法庭,引起社会公众对吸血鬼的极大好奇和恐惧。1732年,《伦敦日报》刊登了有关吸血鬼的文章,并第一次将vampire这个词引入英语,掀起了伦敦上层社会对吸血鬼和与之相关的神秘现象的研究热潮。

伊顿公学(Eton college)是英国最著名的贵族中学,于1440年由英皇亨利六世创办,是英国王室、政界精英的摇篮。而伊顿公学的联谊辩论俱乐部是当时走在时代最前面的一个研究神秘现象的社团。早在1597年,当时该俱乐部的活跃分子,后来的英国国王詹姆士一世(James I),就曾发表过著名的《恶魔研究》。这个俱乐部的成员大多出身高贵、受过良好教育,而且年轻气盛,更容易接受新事物的挑战。1733年期间,俱乐部组织了很多次以吸血鬼为主题的舞台演出,邀请了当时伦敦的上层人士来观看,据说当坟墓内尸体自我吞食的场景出现时,观看者大多魂飞魄散。

(上图:17世纪泰晤士河畔的伊顿公学)

(上图:英格兰国王詹姆士一世)

1733年冬季,发生了一件轰动伦敦的事情,据伊顿公学的档案记载,该校联谊辩论俱乐部的四名年轻成员结伴前往传说中吸血鬼的故乡特兰西瓦尼亚(Transylvania,今罗马尼亚境内喀尔巴千山附近)。在当时伦敦的正统天主教徒眼中,深入这样的异教徒和妖魔横行的蛮荒地区是完全不可理解的,更不是一个贵族青年所应有的作为。以至于伊顿公学公开发表声明,无论这四名学生能否安然无恙地回来,他们的学籍都将被取消。

(上图:特兰西瓦尼亚古地图)

尽管如此,四名年轻的学生仍然踏上了他们的寻访吸血鬼之路。这四名勇敢的学生是:Hamilton Marcus Qatar,Quiller Xemon,Yeates Zangwill和Zechariah Morris Yule。

在18世纪,从英国前往特兰西瓦尼亚是一段艰苦的长途旅程。经过数月的奔波后,他们到达神秘的特兰西瓦尼亚,并在当地居住了3年。在这3年中,他们对当地的吸血鬼传说和事件作了详尽的调查,得出的结论是:吸血鬼是真实存在的。他们利用天主教的思想和方法向当地人传授如何辨认、驱赶和消灭吸血鬼,其中流传至今的一个最著名的一个方法是:在刚刚死去要下葬的人嘴里放一枚硬币,胸前放一个十字架,为的是防止此人因嗜血而自我咀嚼最终变成吸血鬼。他们还创造了几种有效地辨认已经被感染但尚未变成吸血鬼的人类的办法。

(上图:18世纪欧洲人想象中的特兰西瓦尼亚风情)

1736年,四名青年中的三名回到了伦敦,再次造成了轰动。他们关于吸血鬼的调查研究手稿引起教会、学校、医院、神秘团体的极大兴趣。伊顿公学迫于压力,恢复了三人的学籍。剩下的一名学生,选择了永远留在特兰西瓦尼亚传教,在传教的同时,他把英国先进的冶炼技术带到了特兰西瓦尼亚。至今,在罗马尼亚境内还流传着关于这个毕生与吸血鬼战斗的英国人的传说。

三名学生带回来的研究手稿被保存在伊顿公学,因教会不同意,始终没有得到出版的机会。1897年,爱尔兰人Bram Stoker得到机会在伊顿公学阅读了那份手稿,激起了他极大的创作热情。在当时维多利亚时代哥特氏精神的影响下,他继续研究了关于吸血鬼和特兰西瓦尼亚的几乎所有资料,于当年完成了小说《德考拉》(dracula),描写了一个居住在特兰西瓦尼亚的吸血公爵德考拉的故事,这就是流传至今的第一个关于吸血鬼的最具影响力的文学作品。人们今天看到、读到的关于吸血鬼的影视文学作品,绝大部分都是1897年Bram Stoker的《德考拉》的翻本。(具钱包老大所知,最近的一次翻本是好莱坞拍摄的《惊情四百年》)

(上图:Bram Stoker)

(上图:20世纪重拍的Bram Stoker的Dracula海报)

以上谈到的是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接下来才是重点。

伊顿公学联谊辩论俱乐部的这四名青年,在特兰西瓦尼亚的3年艰苦生活中,始终保持着他们的贵族生活方式和行事作风。每周六在晚餐后,四人都会聚在一起抽烟、打牌、高谈阔论,就像他们在伦敦时那样。倒霉地是,到达当地不久后,他们唯一的一副扑克牌丢失了,剥夺了他们最大的乐趣。后来,其中的一个人想到一个好主意,发明了一个叫“谁是吸血鬼?”的四人游戏,游戏规则简单,但极需动脑、竞技性很强。游戏试图模拟和总结当地人们辨认吸血鬼的经验,特别是其中以下三点:

1)与人类相比,吸血鬼永远是少数,而且吸血鬼习惯于单独行动。
2)人类在被感染但没有变成吸血鬼之前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吸血鬼的,这个时候,他们在意识、思维上还具有人类的特征。
3)发现已经被感染成吸血鬼的人类的最简单办法就是通过大量、简单、反复的语言试探和逻辑盘问。

在3年的异域蛮荒生活后,三名学生返回伦敦,并将“谁是吸血鬼?”的游戏带回了伊顿公学。此游戏迅速在伦敦上流社会流传开来,成为很多俱乐部的固定游戏。从1788年开始,一些俱乐部定期举办游戏大赛,并将这个传统保持至今。


Categorised as: 杂谈


Comments are closed.